欢迎光临三品网!   用户登录  |  立即注册
客服中心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客服热线:010-69554718 转 805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展览展讯 > 线上展览 > 推荐艺术家——刘巨德

推荐艺术家——刘巨德

来源:三品网 时间: 2016-05-30

  

 


刘巨德

 

  1946年出生于内蒙古,1970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73年任云南美术出版社美术编辑,1978年考取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研究生,师从庞薰琹教授,从事中国传统装饰艺术及中西绘画比较研究,198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者。
  1994年出版专著《图形想象》、《面对形象》,先后出版画册《刘巨德中国画作品集》、《刘巨德油画作品集》、《刘巨德素描作品集》,其中《图形想象》一书获张光宇艺术教学奖。
  图书插画《夹子救鹿》1986年获中国文化部、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全国图书优秀绘画一等奖;美术片《夹子救鹿》1987年获印度国际儿童电影节金象奖和中国文化部、广电部全国美术片优秀奖;壁毯设计《灵光》1999年获文化部第九届全国美展银奖。
  部分作品由中国美术馆、美国纽约圣约翰大学、浙江省博物馆、宁波美术馆等艺术机构收藏。


    
 走 到 太 阳 里 去

 

  初到刘巨德的工作室,我就被墙上两张高仿古画吸引,分别是范宽的《谿山行旅图》轴和八大山人的《双鹰图》轴。刘巨德十分喜爱这两件作品,并乐于与人分享他的观画感悟。范宽的画以皴法为主,树叶、树干、山石大都是点的元素组成,画家心中似有一种引力在支配着笔的行走。八大的画感觉苍茫,运笔清晰,每一笔都非常肯定和自信,是写出来的,既讲究又自由。刘巨德常常去古画的源头里寻找古人的感受,触摸古人作画的感觉,从内心领会古人对自然和艺术的敬畏与体悟,以及他们对艺术虔诚的态度和无我逍遥的创作状态。

 


小周布面油画  60x80cm  2004年

 

  古人的山水画创作常常是画家饱游沃看自然后,凭记忆和想象去画的,不是对景的描摹,是画家走进自然的深处从记忆里喷涌而来的图像,刘巨德非常喜欢古人这种创作态度和方式,观察自然,体验生活,从鲜活的感受和记忆中孕育创作。刘巨德注重寻找古人的心迹,注意品味琢磨画面中看不见的天理和思绪。他说古人心中怀抱着太极,心里面太极的气控制着笔墨在纸面上的运动。其间有理性和感性、抽象和具象在有意无意状态下的高度统一。一幅画完成之后如果纸膨胀起来了,这张画就成功了。多看古画能养心养眼,感觉自己的心灵能与古人的心更近。中国画不是描摹自然,而是表现、象征自然,象征自然的神秘和博大的生命精神,注重大和小、有和无、阴和阳、一和万、巧和拙、似和不似等两极的统一,这是中国画高妙的地方。
  刘巨德的中国画作品《鱼》即是他内心早期体悟中国传统绘画的佳作,表面上画的是静物,其实是黑白太极相生相克的阴阳世界,鱼本身的色彩计白当黑,置鱼于阴阳盘中又游曳于墨海之上,相对自由而又被神秘的力量所牵引。

 


黑白缘  138x34cm  水墨纸本  2006年

 

  在创作选材上,刘巨德热衷于身边生活中平常的景与物,在平淡和平实中探求生命的精神,他画故乡的草,校园的荷塘,沙地的土豆,阳光下的猫,身边的学生等。
  刘巨德师承庞薰琹、吴冠中两位先生,注重中西绘画及艺术生命精神比较研究。故土、草原、童年这种最初的记忆对他现在的创作和生命形迹仍有着清晰的影响。
  从研究生起他开始跟着老师研究老庄思想,如今已年过花甲仍常读常新,对绘画、生命有很多新的见解和感悟。他强调画家要师法自然,让想象激活人精神中的神性,令思想飞入宇宙的博大无垠,反观宇宙中的自己,遂能表现生命的神秘,并感悟到生命陌生、光明的力量。

 


秋草138×34.5cm 水墨纸本  2008年

 

a+a与刘巨德的对话

 

a+a:您近期都在做什么样的作品?
刘巨德:像你们看到的这张《追日草》就是我近期完成的,好多人觉得画的很具体,但实际上这完全是我的想象,远看很具体,近看很抽象。
a+a:还有点吴冠中的味道,为什么取《追日草》这个名字?
刘巨德:我在想“草”字的结构,上下小草大草包着一个太阳,我理解草的心里有太阳。我童年的时候经常跑进草丛,在草丛里钻来钻去,灌老鼠、找鸟蛋。那时候草比我人要高,我们很多小朋友赤脚或赤裸,背着夕阳暖暖地跑在里面,大人根本找不见。草不用人工种植和浇水,漫无边际地长着,在山沟里、田野里疯长。仔细观察这种秋草,会发现早上太阳没出来的时候它收缩着,等到太阳照到它身上时,它就开始发出啪啪的声音,草种子像遥远的惊涛骇浪一样涌动着,落在地下,落在孩子们的脚上。我心里就觉得这很像草追赶太阳、走进太阳。传说夸父追日,道渴而亡后,毛发都化作了野草,所以我把这幅画取名《追日草》。
据说北方的草原上有一万多种草,我从来数不清。野草根连着根,在地下大片大片地延伸,很像荷塘里的藕根一样会在节点的地方,长出新的草蹿出地面。牛羊爱吃草根,但他们不可能全部消化,草根一小节一小节排泄出来后,落在土里,又会像种子一样长出新的草。草根是不死的,草虽小,草的精神永远不灭,气象永远恢弘。所有的草都迎着太阳生长,如永生、不灭的宇宙,所以我很爱画草,它有某种自然的神性。这也是中国画很重要的精神。
这张画我用写意的手法画了有10层墨色,最开始是盲画,眼睛半看半不看,用心觉的节奏记忆和想象着草。中国画论有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说得很对,画的过程无我无物。

 


玉兰  四尺对开  水墨纸本  2011年

 

a+a:也就是说画之前不会先画小稿?
刘巨德:对,我一般不先画草图再放大,那样会拘束。中国写意画是游走的创作过程,无法预设,用笔和造型大多一浪推一浪即兴生发,写意的成分很强。远看挺具象的,但其实很多地方我都是用这种长长的烂笔头戳出来的。
a+a:那您这种长笔除了可以延伸作画空间,自由无拘束以外还有什么特点?
刘巨德:还有就是能调动“心觉”。笔杆一米长以后,笔头落在纸上的笔触,其粗细、长短、轻重、左右、上下都靠心觉支配,而非目视。不习惯的话,画到细部就会失控。
a+a:会画跑了是吗?
刘巨德:对,比如我给学生上人物写生课的时候,我让他们也使用这种一米长的笔试一试,他们画到人物细节手和五官的时候,笔就不听使唤了,一犹豫就出现一个大墨疙瘩。他们看我画人物,画到眼睛、鼻子、嘴的时候,仍然可以使用这种笔画,用一个不太确切的比喻就像不用放大镜去做微雕,心得非常静,靠的是心力,靠的是神遇。我相信中国画的境界就是靠这种心力去达到的。

 


秋叶  六尺对开  水墨纸本  2012年

 

a+a:怎样才能达到这种境界呢?比如您怎么培养学生的这种心力呢?
刘巨德:我教他们面对人、物、景的时候,都看成是流动的虚空,不去想实体,这样心里就无障碍。同时让自己的心幻化如对象,像自己在生长一样,体会对象内在的流动和节奏,然后用心去表达这种节奏。如果只是看到具体的眉毛、眼睛就会心有障碍,唯恐表现得不确切。如果你看到的只是运动,运动的节奏、膨胀和起伏,心就会跟着它起伏,这个时候画得就非常主动,其形态、神采都可以得到很自信的表现。一般每个人形态的流动空间不一样,总有一种劲,你必须去体会它。比如一张脸最终也是一个太极,它是转动的,也是不对称的。凡是有生命的形态都不对称,很多看似对称的面孔其实也有对称中的不对称,而这种不对称就会产生运动。但很多同学还是习惯用照相机似的眼睛去看,比量着,看一眼,画一笔,画就会呆板,没灵气。
造型艺术的“型”,我理解是指每个艺术家心里都有一个自己的型范,自己的模子。他画上的所有形态都是自然物象进入他自己心中的范后塑造出来的,它带着艺术家的天性。例如米开朗基罗的人物造型和达芬奇、拉斐尔的人物造型就天然不同,马蒂斯和莫迪里阿尼的造型也差异很大,陈老莲和任伯年的造型味道各异……一般人们把它称为艺术家的风格,其实是他们每个人心里有自己一个天然的心范。心范不是自己有意所为,更无谋划可言。

 


白鹭   六尺对开  水墨纸本  2012年

 

a+a:这是您一直都有的想法?还是最近的感悟?
刘巨德:这也是长期观摩大师的作品,比较他们的风格,揣摩他们的思想,阅读中外画论,加上自己多年深入自然实践感觉到的结果。真正的画家都是在自然中与自己的心灵相遇,用自己的心灵去造形的画家。对画家而言,知识是后天的,知识并不能代替他的天性,艺术家的天性是艺术内在的最重要的艺术潜质,天性会去选择知识,天性会在文化中、时代的精神中成长,并影响到艺术家的心灵爱什么、关注什么、看什么和怎么看。
a+a:您从事中西绘画及艺术生命精神比较研究,何为“生命精神”?
刘巨德:作为生命首先它有新陈代谢的能力,艺术创作要有生命力,也需要艺术家有新陈代谢能力。老子讲:“为学日益,为道日损。”艺术家需要不断的做功课,不断地学习,不断地丢弃,不丢弃会背着包袱走不动,包括丢弃名利的累赘,物质的累赘,以及一味追求如何将物象刻画得逼真的累赘,这都是受物所累,这些都需要丢弃。作为生命,它还有繁衍的能力。真正艺术家的思想能包前孕后,善凝聚,会扩张,既能朝拜前贤走进古人的心灵,也能走向自然,走向自己的心灵。不抄摸他人,不抄摸自己。自己会不断繁衍,也会启发后人繁衍。作为生命其组织一定是有序的、有机的整体,同样真正的艺术内在也一定是和谐整一的。艺术家可能会耗尽一生,去寻找生命内在有序的整一性。因为他需要艺术家在师法自然中自己去发现,去想象,去实践,去创造。我们平常看到的现象总是凌乱的、无序的、表面的,艺术家有找到千差万别的、遥遥相距的事物之间相似的秘密通道的能力。作为生命绝非是封闭的,它一定与整个自然宇宙相连。每个艺术家都不是孤立的现象,都是由前辈艺术家的影响和传统文化的熏陶而来,诞生于当代的文化中。真正的艺术家都是那个时代有相似艺术理想的一群艺术家的代表。还有,作为生命是神秘的,未知的,光明的,真正的艺术也如此。对艺术家来说,从生命精神的角度思考艺术,创造艺术,是对终极真实的沉思和探寻。艺术家永远是以其所知,养其所不知。对生命的神秘充满好奇和亢奋,对光明充满渴望,对现实总想超拔。这一切,都属于生命精神,艺术的流变处在永恒中。

 


追日草  141×362cm  2012年

 

a+a:您是如何转到这个研究方向上来的呢?
刘巨德:庞先生给了我很多鼓励和启示,他认为真正的艺术没有古今中西之别,重在艺术是否有永恒性。我想,艺术的生命是不以艺术的社会功能消失而消失的,这样的艺术才有真正的艺术价值。
庞先生让我们研究老庄思想,他说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思想,是中国传统艺术的根脉。他从彩陶、青铜、帛画、漆画、石刻、壁画、国画、版画一直讲到西洋油画,用音乐、诗歌、神话给我们讲中国传统装饰艺术风格史。他说:“装,藏也”,宇宙内在之大理看不见;“饰,文采也”,擦净心灵的镜子,宇宙之光才能反射到心灵上,才有文采。从此“装饰”一词所蕴含的艺术思想,在我心中与中国画论和中国老庄思想有了深层次的对位。有了这个基础老师又叫我们自己做竖向和横向的中西艺术比较研究,比如中国的明代和西方文艺复兴,仔细去看会发现我们民族的艺术挺超前的,例如徐渭在明代就把对象画得那么博大、简洁、写意、高妙,西方那个时候是没有的。我想,这主要因为当时的西方艺术崇尚宗教的神性,中国文化始终崇尚自然永生的神性。庞先生常说,古今中外艺术不分东西,只有高低,凡是好的艺术我都学习。因为他早年留法学习了西方现代艺术,看到了中国传统艺术与西方现代艺术之间的相似性,所以对中国传统艺术中的现代性看得极为清晰,因而他充满自信地立足于民族文化的土地上,从事现代绘画和现代设计的教育与创作。

 


英雄起步的地方  68×136cm  2012年

 

a+a:中西融合法具体是怎样体现在您的创作中?
刘巨德:艺术像空气一样是没有边界的,不分中和西、古和今、写实和变形、抽象和具象的。中西绘画永远处在相互影响、相互交流中,有意和无意地相互潜移默化着,有表层的技法,也有深层的思想。但真正的艺术家都是诸法无常,大道无我,没有具体的、一成不变的效法。我没有想一定要中西融合,或有什么具体方法用在我的画里。中西融合可能也是理论家对老一辈艺术家艺术实践的总结。艺术是一种生命,它是自然而然从艺术家心灵里长出来的,艺术的影响和交流纯属于外在的空气,它会滋养艺术家心灵的元气,但绝不可能代替内在元气。另外,讲到方法,或称画法、技法,人们常讲究语言、符号、风格、观念、前卫等,我更注重从文化上理解中西艺术家怎么去观察、领会自然生命的神秘,他们从中都看见了什么,以及他们是怎么去看的。中西艺术家从古至今都认为生命永远是流动的,艺术家永远关注生命的绵延和未知。而语言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不可能预设,最终由艺术家天性的品相和气质所决定。所以绘画是艺术家虔诚的心灵走近自然神性的呈现,不是邯郸学步,不是人为的标新立异,也不是古老就过时,更不是自我设计画商标。吴冠中先生说 “风格是背影”,说得对。

 


舞蹈家  69x101cm  水墨纸本  2013年

 

a+a:您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开悟了?
刘巨德:到现在我觉得自己也没开悟。我不知道艺术的开悟是什么样子,像米开朗基罗这样的人类旷世奇才,一百年才出的一个大师,他90岁临终时还在说:“我刚刚进入艺术大门。”我们大概还在门外。我只能说自己迷恋绘画,有时睡觉做梦也在画画,早上起床脑子里想的还是画。但常常我会把我自己画画时想的和感受到的给忘了,过几天再画的时候突然又想起来。但一画就不是那么回事,因为有预设了。最后我发现什么也没想的时候反而会产生想法,脑子空白了,反应就敏锐了,潜在的意识就冒出来了。绘画也有舞蹈的感觉,身体生理的节奏跟运笔很有关系,这种节奏是无意识的,绘画的过程常常是画和生理的节奏牵动着我的画笔走。每次把画画完的时候,我才知道这张画应该怎么画。我想,大概像人生一样,一生走完了才知道应该怎么活。

 


穿格子衣服的女孩  69x80cm  2013年

 

a+a:您现在的创作主要是以中国画为主?
刘巨德:中国画比较多,油画也画,油画很刚烈,像火燃烧着。但水墨的笔触丰富,宣纸的渗透力很强,柔得像水,画中国画有时会有走在水面上的感觉,需要沉静才能脱离危险。油画画人物的多,学生过来了我就画他们。我对画人物的功课做得比较多,花草其实做得少,花草我也是当做人物去画的。从中国的顾恺之、周昉、陈老莲,西方的达芬奇、提香、伦布朗、基里科、毕加索这些大师们的作品我都临过。每次临摹的时候我都揣摩大师们笔下环转的前后脉络和整体结构的关系。也从中理解人物的动势、结构是如何在画面整体的开合运动中生长的。我对学生们曾经讲过:人有5个尖端,头和四肢,不论处在任何姿态,永远怀抱着太极。画画必须得自己默默做功课,静静体验和领悟,他人无法代替,一切需要用自己的生命亲身去感受。

 


大学生  60x8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a+a:您现在研究老庄思想有什么新的感悟能和我们分享?
刘巨德:老庄的思想实在是太好了,是有关生命的诗化哲学。我认为艺术也在于对生命的理解和关怀。我曾经和学生讨论过庄子“混沌”等故事,庄子的每一个故事都发人深省,都是有关生命的神性、超越的自由、真理的忘我等艺术中重大的问题,它本身就是艺术,离社会、现实很远;离理性、是非、功利很远;离自己更远。它是生命的美学,是对生命的终极关怀,我认为他可以把任何哲学笼罩,它是永恒的。我们应该对祖先这种文化根脉的源头充满感恩,充满自信。我经常告诉学生中西文化都很辉煌,都要了解,不能只习惯外视。
 

青年导演  69x80cm  2013年

 

a+a:作为艺术界的老前辈,这一路走来艺术给予您最多的是什么?
刘巨德:艺术给人最多的是生命的安慰。当我画出一张让自己能高兴的画时,就觉得挺安慰,好像找到了精神家园。走进自然与古人,也走进自己,它有一种喜悦,哪怕走进半步,也觉得很欣慰。艺术家常常会产生乡愁,从童年、从故土走向亲人,走向世界,走向自己。到我这个年纪你就会有体会,人的童年是个梦,是人生的河床,将伴你终生,因为它不是记忆,它是生命的体验和想象。这种体验和想象生长在文化的故土,因此我们会产生发掘文化根脉的梦,梦永远不停,因为古老的文化根脉结构很像是倒长的树,根扎在茫茫的宇宙中,与母体子宫的故土相连,让生命返回去,进入宇宙,进入没有自己的自己。这可能是对人生最大的安慰。

 

文/编辑:周杨洋  图片提供:刘巨德

下一篇:“琅玕清影”何加林水墨画竹个人展
上一篇:沧海颂——中国海洋画展
 
QQ
咨询热线
010-69554718转805